网球

媒介师 第三十七章 不详阴影

2020-01-16 23:40: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媒介师 第三十七章 不详阴影

“查询一下防御类道具。”

防御道具属于加持道具的一种,内在也分为多种类型。

有直接作用于身体属性大幅度强化的服装类道具,这种道具往往也是所有加持道具中最昂贵的,也有主动触发类能量罩保护道具,以及类似于装甲车、机甲的保护型道具。

在媒介师的世界观中,只要对自己又用的,万事万物都是可以买卖的道具。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区分,防御道具也分为重复使用的和一次性使用两种,这些一次性道具在同等价格下,威力往往要比反复使用道具强得多。

选来选去,考虑了各方面因素,陆风最终选定了一张标价5.1度晶石的一次性防御符箓。

陆风看向手中符箓。

这是一张淡黄色薄纸,大约15厘米长,5厘米宽,上面用未知文字勾勒出密密麻麻大量字迹,这些符文文字中蕴含着惊人的能量属性,贴身佩戴的话,一旦受到致命伤害,将会被动触发保护机制。

关于异域世界的各种各样技术,媒介师世界正在大肆招揽购买技术人员,再将这些技术教授给外环人员,从而实现工厂化和私有化,却从未亲身参与。

因为媒介师相信,资源的调控者才是真正的统治者!

然而媒介师世界却只是一个二级世界。

一方面,媒介师世界历史并不算长,那些最强大古老媒介师还没有完成巅峰进化,另一方面,媒介师清楚知道自己的本质进化方式究竟是什么,财富的积累会让人才慢慢向媒介师世界聚集靠拢,加入到媒介师世界贸易体系中,积累更多财富,从而塑造出这个世界食物链最顶端的强大媒介师。

有了这张强大的保命符箓,陆风心底也稍稍一松,虽然花费的晶石有些心疼,但为了安全起见,都是值得的。

“下面该修复祭坛了。”

陆风通过公共络终端,向协会分部提出了修复祭坛的申请。

虽然说可以直接在交易大厅购买一个新祭坛,或者是自己购买材料进行修复,但所需晶石数量远超于陆风能承担的价格,因此不做考虑,这个按照正式媒介师最低标准设计的祭坛,足够支持陆风到正式媒介师时期。

申请很快就批审下来。

维修工人对祭坛的损伤程度进行查看过后,开出了7度晶石的价格,相比于更新祭坛和自己买材料修复,7度晶石算是相当低廉,这也算是媒介师协会对于官方开设分部内学员的优待。

这样一来,陆风身上47.3度的晶石,在买了符箓、修祭坛之后,变成了35.2度晶石。

祭坛完全修复需要一定时间,陆风也需要休养恢复精神,也开始对自己的媒介师职业产生了截然不同看法,这是个高危职业。

十次交易成功,一次交易失败,就很可能让媒介师的前十次交易都付之东流了。

天空,深灰色雪花依旧没有停止,在地面上堆起厚厚一层,难以行走。

半空中飞扬灰雪更是对主要依赖空中交通的内环区域,造成了很大程度的影响,媒介师协会暂时仍没有发表详细声明,恐慌气氛渐渐开始滋生蔓延,如果媒介师协会再不能给出准确答复,只怕恐慌最终将演变成动乱。

深夜。

“呼,呼,呼……”

陆风正睡得香甜,然而就在这般的深度休眠中,潜意识忽然感到一阵寒意窜上脊背,像被一头凶猛肉食动物盯上似的。

猛地睁开眼睛,极其强烈的危机感让陆风瞬间从睡梦中坐起来,警惕环顾四周,第一时间打开天花板照明设施。

噩梦?

这是自己之前从来没有的事!

明黄色的天花板亮起柔和光芒,陆风赶忙看了看胸前符箓,没有任何变化,轻嘘一口气,至少自己没有发生真正的危险。

忽然,作为室内光源的天花板像是线路不良般闪烁几下,竟发出“嗤”的一声,熄灭了,房间再次陷入黑暗。

陆风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浑身紧绷,后背冷汗涔涔,瞪大双眼寻视任何可能隐藏在黑暗中的东西,陆风能够肯定刚刚那种危机感绝不是自己的什么错觉。

那种感觉,像是一头躲藏在阴暗后流出粘稠口水的怪兽,随时准备扑过来。

黑暗中,陆风感觉自己每一次的心跳都重如鼓槌,耳边还听到自身急促的呼吸,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媒介师沟通异世界的知觉无比敏锐,陆风总觉得在黑暗阴影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邪笑喃喃着。

等双眼适应了黑暗,陆风喘息中走下床,一步一顿的,警惕着将每个房间都查看了一遍,理所当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打开房门,陆风探头看向外面。

往日住宿区走廊的灯会不分昼夜一直照亮,现在却有七八盏灯都无故熄灭了。

“抱歉,抱歉,不好意思,是电机房出了一些故障!”

几名维修工大步奔跑着,看到陆风后喊了声。

但对于能量敏感的陆风敏锐察觉到,菱形大厦竟然启动了外壳能量保护装置。

不多时,发生故障的照明设施又纷纷恢复正常。陆风皱着眉毛走回卧室,忽然发现墙角处有一小撮灰尘,下午的时候清洁机器人还进房来打扫过卫生,自己也是爱干净的,经常会用抹布拖把仔细打扫各种卫生死角,陆风敢肯定这撮灰尘之前绝对没有。

“这是外面下的灰雪?”

陆风捏起一小撮灰尘,在手指间细细感受了下。

后半夜,陆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索性爬起来,利用终端接入公共络,屏幕微光照亮了房间墙壁,页面信息在陆风瞳孔中折射出来。

深夜,大部分人都应该进入梦乡,论坛上却无比热闹,原因是今晚上从睡梦中惊醒,大呼自己见鬼了的人实在太多了。

因为和异世界沟通交流频繁,媒介师世界里引入了相当多的异世界物品,其中不乏一些难以解释的诡异物品,拥有一些非同寻常特性,极端邪恶不详,也异常强大,无法进行解释。

其中一个女孩发布的信息吸引路陆风的注意力。

这女孩先是描述了一番自己从梦中惊醒的感觉,和陆风自己、以及其他人的描述的状况差不多,基本上都是在感觉到恶意窥视后惊醒的,并听到了从床下黑暗角落里发出诡异笑声。

女孩说自己一睁开眼睛,就看睡觉前忘记合上的衣柜深处,有一只猩红独眼正静静凝视着自己。

在惊恐与混乱之中他高声尖叫,等父母冲进她的房间打开灯时,那只猩红眼睛早已不见了踪影。

陆风看那女孩用了大段文字描述自己和那只独眼对视时的感觉,简化语言后,陆风总结她要表达的意思便是,那不是一双人类会有的眼睛,更像是一团猩红鬼火。

然而陆风注意到这名女孩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说随后自己壮着胆子,和父母一起打开衣柜查看,里面什么都没有,所有衣服皆处于原位,却落了不少灰尘,但这些衣服是才洗过收进衣柜的。

陆风立即联想到自己房间墙角那一小撮灰尘。

“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吗?”

一夜过去。

在此之后,不论陆风在做什么,偶尔便会感觉道这种说不出的异样。

走在路上,或者是图书区沙发看书、实验室研究符箓时,忽然背后一阵寒意涌上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暗中窥视着,猛地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回头,后方却空无一人。

陆风起初以为只是极个别现象,后来才发现,精神力较高的人差不多都有类似症状。

甚至有一次陆风和沈天宗聊天时,沈天宗忽然脸色大变,触电似的抖了一下,想也不想抬手一挥,一道金光如闪电般飞出直直扑向转角处的阴影里。

“锵!”

那金光与墙壁相撞,发出刺耳响声,落在地上,陆风这才看清那不过是一个半只手掌大小的金色梭子,周身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

沈天宗沉着脸一招手,那金梭便乖巧的飞回来,没入沈天宗手上的戒指内。

沈天宗一边摸着戒指,一边眉头紧锁嘀咕着:“真是邪了门,这几天睡都睡不好,烦死了。”

陆风看向金梭攻击的地方,心中一沉,低声道:“我也是,好像是从这场灰雪之后开始的。”

“靠,难道我们被诅咒了?”

沈天宗焦躁道:“每次都让我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回头看屁事都没有,可怜我这金梭都撞好几次墙了,这菱形大厦墙也真是够硬,我的金梭撞上去纹丝不动,换其他材料早就被穿洞了。”

说道最后沈天宗的话已经跑偏成抱怨。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线预约
上海远大医院怎么走
贵州治疗癫痫首选医院
辽宁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河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