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暗影猎手 章一百六十二:往事(五)

2020-01-16 20:37: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暗影猎手 章一百六十二:往事(五)

趁着守卫的注意力分散.王大锤悄悄往前走去.停在辛武身边.

两人有默契地对视一眼.王大锤突然掀起辛武的衣服.奶声奶气地道:“我要吃奶奶.我要吃奶奶……”

旁边的囚犯看了一眼王大锤.受不了他身上的怪味.捏着鼻子往前走了几步.

辛武眉目拧成黑线.不用演的这么逼真吧.他竟然握住了自己的胸.难道他真是个疯子.

“小兄弟.我这番举动是迫不得已.你暂时忍一忍.”

王大锤埋首与辛武胸前.轻声细语开口.

还好.他真的不是疯子.

别扭的辛武咬了咬牙.忍受着对方令自己尴尬的举动.略带威胁地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装疯.但如果我听不到令我满意的信息.就凭你现在对我的变态举动.你装疯的消息绝对会公布于众.”

王大锤笑了笑:“你似乎不怎么相信别人.”

辛武手臂顶着王大锤的腹部.若对方图谋不轨.他能在第一时间先发制人.

“这么稀有的时间难道你要跟我说这些毫无意义的废话.

你愿意说.我也不敢冒着性命听.”

辛武语气凄冷.如果被守卫发现他们之间來往密切.定然会严加防范.到时候恐怕真的是插翅难逃.

“真是聪明的少年.这份戒心也不错.是个值得托付的人选.”王大锤点了点头.语气有些激动.

“那就说出你要我做的事.”辛武一针见血.

王大锤说有能帮助他逃出去的办法.他才如约而來.

但是他绝对不相信.一个装疯卖傻.隐忍在此处的老者找上自己会沒有任何目的.

“这座监狱称为谜狱.由星源大陆著名的炼金术师金研木设计.

迄今为止.还沒有人能够成功逃出去.

你能当第一个吗.”王大锤神秘笑道.直入主題:“监狱粪池旁边从右往左的第三块陶瓷方格砖内.有一个包裹和纳戒.

包裹里有帮助你逃出去的护目镜和生氧剂.纳戒里有一份文件.你出去后到精火森林的望月石等候一个名为杀人蜂的家伙.将纳戒里的文件取出來交给他就行.”

“你将开启纳戒的方程代码告诉我.”辛武淡然开口.他可以用此举來测试王大锤是否值得信任.

纳戒可以储存沒有生命迹象的物质.是难得的宝贝.

但开启纳戒需要方程咒语.沒有方程咒语.在强大的力量也无法将其打开.

因此纳戒是很安全.很保险的宝贝.

王大锤坚定摇头.反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你若出去.拿走纳戒里的东西.言而无信怎么办.”

“这不是你凭什么相信我的问題.而是你必须相信我.

我是你唯一的选择.所以我占据主动.”

“大言不惭.你这傲慢让老夫很失望.”王大锤骤然变脸.从辛武的怀里钻了出來.神色严肃.

辛武拍了拍胸前的衣襟.驱散王大锤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意味.漫不经心地开口:“大锤.你别装了.

你不依靠我还能依靠谁.

断腿的囚犯.独眼的囚犯.神志不清的囚犯还是被打成怂包.沒有斗志.对生活沒有了激情的囚犯.”

辛武想起牢里关押的囚犯以及眼前这些大声嚷嚷.畏惧懦弱的囚犯冷笑道:“因为我是新來的.还沒有被打成傻子.所以我逃出去的希望最大.

因为你看见我东张西望.留意守卫们的习惯举动.所以你知道我有逃出去的心思.所以你塞给了我那张纸条.

因为我冒险來找你.所以你知道我有逃出去的决心和毅力.

你若是能找到出去的人.又哪里轮得到找上我.”

王大锤表情有些难堪.自己的小把戏竟然被眼前少年三言两语戳穿.面子上自然有些坐不住.

他发现自己着实小看了眼前的帅气少年.那稚嫩的外表下竟然有一颗如此沉稳而细腻的心.

不过.辛武如此.他越是喜欢.

因为少年越是聪明.逃出去的希望越大.他也终会得偿所愿.

“你说的确实如此.可是沒有我的帮助.你逃不出去.

你威胁我.也是自己断送逃出去的希望.”王大锤依然死倔到底.不肯退步.

“逃不出去.”辛武一字一句重复.对王大锤的言论嗤之以鼻:“沒有见你之前.我或许需要花费一番功夫去找出口..粪池.但也仅仅只需要花费一点时间而已.

老头.我比你聪明.更比你会游泳.”

除了此处的神秘洞穴.监狱的布局辛武大体已经了解.

护目镜的用途是保护眼睛.生痒剂提供呼吸的氧气.而监狱用的上这两件东西的地方就是隐蔽的粪池了.

王大锤处心积虑收集到这些东西却沒有逃出去.十有**是不会游泳.猜出这些对辛武來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王大锤大惊失色.万万沒想道自己只是说了护目镜和生痒剂.少年就顺藤摸瓜知道了出去的隐秘通道.还知道自己不会游泳的事实.

“谁说粪池是出口.”王大锤不愿被少年奚落.无赖不愿承认事实.

“是不是.你心知肚明.你要面子死活不承认只是愚蠢的举动.让你我合作的概率降低而已.”

辛武眉目如霜.王大锤在他面前玩心计的举动让他渐渐有了些怒火.对后者的好感也荡然无存.

王大锤听闻辛武的语气.看到后者的面部表情.心下一沉.

凡事以大局为重.自己隐忍在此数年.一直在等待能帮助自己的人出现.

难道如今为了这张老脸.要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是眼前的少年如此强盛.咄咄逼人.真的值得相信吗.

“我知道你怀疑我.我也同样怀疑你.

可是你需要我胜过我需要你.不是吗.”辛武双手怀抱于胸.不再开口.

王大锤叹了叹气.无奈苦笑:“不公平啊.只是纳戒里的文件必须要送到啊.

否则我这一生的意义何在.”

望着长满老茧的双手.浑浊双眼一片潮红.辛武的恻隐之心一闪而过.默然想起顾内、穆朗、牙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冷漠地闭上眼睛.不再同情老者的可怜之状.

公平.自己落难的时候.这世界的公平在哪里.

而且自己做不到的事.他人肯帮你.这已经算是一种“变向的公平”.

“你能告诉我你逃出去的计划吗.至少让我怀抱期待.”

王大锤的语气近乎恳请.

少年甩了甩漂亮的金发.摇了摇头.近乎无情:“我怎会相信从心底怀疑我的人.

我给你最后一次说出方程密码的机会.否则你另寻他人.

再等一个相信你.天真的有缘人吧.”

王大锤一声长叹.突然下跪.老泪纵横.轻语道:“方程密码是梁山伯揍英台.陈冠吸张柏汁.

你若真的出去.到了精火森林的望月石.有人问“这个星期下了几场雨”.你就回答“下了一场.一场下了三天.另一场下了四天;紧接着他会问“螳螂和蚊子谁厉害.”.你回答“蚊子当年在女人胸口咬了口.鼓起的包至今都还沒消肿.但是螳螂更厉害.他在女人的两腿之间划了一刀.至今月月流血.”

辛武翻了翻白眼.这他妈要有多傻气的人才能想出这样奇葩的问題和答案啊.神仙也无法破解这样的密语啊.

半晌.辛武蹙眉道:“我知道这一跪对你來说有多难.我受之有愧.”

他弯腰.对王大锤微微鞠躬.还掉老者的跪拜.

王大锤对于眼前的少年.他有种又敬又怕的感觉.

敬佩他的心机.聪颖.只有这样的少年终非池中之物.无论怎样的牢笼都锁不住他.

所以.少年承载了他的意义和希望.

可是正因为他看不穿心思老练的少年.所以又心惊胆战.希望來临却抓不住的痛苦比沒有希望的痛楚更胜一筹.

“少年啊.或许你曾被黑暗中的荆棘扎的遍体鳞伤.所以紧抱自己.对那些向你伸出的手视而不见.

可是那些手中也有将你拉离黑暗的温情之手啊.

老夫对你沒有任何恶意.你试着相信我这一回.请务必助我.”

“如果真的拿到了纳戒并且逃出去.我会遵守与你的约定.

至于你是否相信我.我无法决定.”辛武依旧淡淡开口.

他之所以如此强势.只是为了考验对方是否值得信任.

历经梓月一事.他很难轻易相信他人.但却也并非冷漠无情之辈.

辛武不以诚信立本.却也不耻骗子为生.

王大锤倍感讶然.抬起头.眼神里的浑浊消散不见.摇曳的烛苗印入眼球.分外明亮.

除了相信辛武.他别无选择.虽然少年或许只是说了一句骗人的安慰性话语.

可是这样至少证明肯安慰自己的少年..本性不坏.值得去相信.

“愿仁慈的祝你好运.”王大锤双手合十.虔诚地帮辛武祈祷.

此时.场地上动乱被逐渐控制.辛武对着王大锤点了点头.两人心有默契地分开.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辛武是最后一个沒有被抽血的人.

凶兽的咆哮如震天惊雷在辛武耳边不断回响.铜铃大眼射出贪婪的目光.一排排哆嗦发抖.躺在地上冷汗不断的囚犯.辛武内心腾起一丝畏惧.

如此恐怖的地方.折磨不断.像王大锤毅力坚韧.保持清醒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自己还是从这里尽快出去的好.呆的久了.恐怕也是不傻即残.

“囚犯三百五.”眼镜老头按了按手中的针管.射出一丝液体.邪邪地盯着辛武.

富裕县中医院怎么样
景德镇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合肥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聊城市牛皮癣医院
西宁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