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苍白之手 第三百二十五章 墨西拿海峡

2019-10-12 20:01: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白之手 第三百二十五章 墨西拿海峡

海王子特里同亲手打造的利剑,掠起一丝轻风吹向海妖的脖子,生命危在旦夕的关键时刻,斯基拉的六条狼尾巴,抓住巢穴洞口的岩石,将她猛地往后拉。

鲁斌势在必得的一击落空,脸上看不见多余的表情,却往前追溯残敌

,双脚落在光滑如镜的岩壁上。

海妖斯基拉往后退到洞穴入口,心有余悸地伸手摸着脖子,湿漉漉的水液,令她的心情坠落谷底。

熟悉的血腥味,疯狂地钻进鼻子里,以往只在掠食的水手身上体会,没想到竟然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双方拉开一段安全距离,可是战斗并没有结束,海妖斯基拉看见杀意内敛深藏的人类英雄,踏在陡峭地近乎垂直的岩壁上。

无处不在的重力似乎对鲁斌格外优待,他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在光滑如镜的岩壁,惬意地漫步而行。

海妖斯基拉的腰部以下,仅剩一头完好无损的海狼,它左右环视,看见一起生活几百年的伙伴,如今头颅都被打碎,流露出天性里的贪婪。

鲁斌看见海狼侧头,张开血盆大口,咬住焦痕处处的碎颅,三排尖利的牙齿合拢,只听见咯嚓一声,竟然将伙伴的头颅囫囵吞下。

紧接着,贪婪的海狼,犹如蟒蛇的长颈,陡然拱起一团蠕动的肉块,皮毛筋膜破裂,露出一个完好无损,湿漉漉的海狼头颅。

“不得不承认,干的漂亮!”

鲁斌很清楚,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他无视地形在陡峭的岩壁行走,追击着海妖斯基拉。

可是,墨西拿海峡的怪物,凭藉十二条狼脚,在光滑如镜的岩壁上,同样来去自如,只是她再也不敢轻视敌人,始终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鲁斌仿佛看见一头大壁虎,在与海面垂直的岩壁爬上爬下,居然和平地上奔跑一样的稳当。

同时,海妖斯基拉腰部以下的海狼,不停地吞噬着伙伴的残躯,它的脖子周围,先后拱起五头海狼的头颅。

当鲁斌意识到不对劲,猛地踏步发力,飞快拉近彼此的距离,海妖斯基拉惶恐不安的表情瞬间凝滞,随即嘴角流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诡笑。

“哗啦!”唯一幸存的海狼,深吸一口气,蛇类的脖颈陡然膨胀,五个闭着眼睛的海狼头颅,猛地爆蹿而出,化为灵动的海洋幽魂,分别咬住鲁斌的四肢和躯干,瞬间将他压制住,无论如何挣扎都动弹不得。

鲁斌并不是受制于人,只是被海洋幽魂独特的体质吸引:“没有温度的血肉,肯定是幽体类的灵魂,却拥有拖曳骏马下水的巨力,我就像陷在流沙里无法拔足,又像是在和五个海漩涡搏斗。”

海妖斯基拉看着自己制服死亡的使者,扼住命运的喉咙,不祥的厄运正在逐渐远去,忍不住露出疯癫的狂笑。

鲁斌看到俯低身体的海妖,明眸的眼睛流露出捕食者独有的目光,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狼吻中的猎物,令鲁斌感到分外不爽。

“这场闹剧到此为止!”

鲁斌激发杀戮之子的形态,身躯仿佛虚幻的影子,穿过海洋幽魂的束缚,乘风而起来到海妖斯基拉的面前。

墨西拿海峡的怪物,耳边恍惚之间听到告死的丧钟,抬头看着驭风而行的鲁斌,背后出现死亡的化身,披着黑斗篷的死神,露出苍白的下巴,它被恐惧震慑地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电光似的利剑劈落。

特里同之剑快如霹雳,沿着海妖斯基拉的额头直落,甚至唯一幸存的海狼,也被雪亮的剑光透体而过。

鲁斌看见一条鲜红的血线,从怪物的女性半身,一直延伸到腰部以下的海狼下巴,紧接着,分成两半的尸体,稍重的左侧残骸缓缓滑落,腥臭的黑色污血瞬间喷涌而出,随之而来的还有无数苍白亡魂,肆意发泄自己的愤怒,撕扯着海妖斯基拉的尸体碎片。

“如果我没有看错,有成千上万的死难者,他们被命运诅咒的灵魂,都被这头怪物收藏在体内。真是该杀!”

收割亡魂的镰刀,将海妖斯基拉腐坏堕落的黑暗灵魂扯出来,鲁斌叹了口气,通过旅法师之书将其送到幽灵船上。

源自女巫喀尔刻的诅咒,被旅法师之书剥落,得益于六头海狼的残躯,开始凝聚出一张名为野兽之难的诅咒卡。

“新的卡牌无法稳定成形,似乎缺少某种关键之物,难道是融入海水的魔药……这玩意只能在女巫喀尔刻身上取得。毕竟时间过去几百年,海水早就将魔药稀释地近乎没有。”

死难者的苍白灵魂,无法在阳光下自由活动,它们只能躲在斯基拉巨岩的乌云底下,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衰弱消亡。

鲁斌忍不住摇头,手持特里同之剑指向幽灵船,向成千上万的无辜灵魂,发出不容许拒绝的邀约,或者也可以称作为命令。

来自冥界的黑暗迷雾,以幽灵船为起始点,向斯基拉巨岩蔓延伸展,转眼间将其包裹住,并不断抽取浸润其中的死亡气息,转送到底舱黑水沼泽,沉淀出更多的负能量。

随着黑暗迷雾无孔不入地侵蚀,奇峰兀立的斯基拉巨岩,就像经历成千上万年的岁月洗礼,迅速地风化失去坚硬的质地,变成松脆的石灰石,由于自重不断坍塌崩溃。

鲁斌忍不住露出微笑,轻轻点了点头:“我亲手杀死海妖斯基拉不算什么,彻底摧毁此地险恶的地形,顺带解决潜藏在海底里的礁石,汹涌的暗流就彻底消失了。”

突然,鲁斌的目光扫向不远处,被渐渐平复消失的大漩涡吸引,狂躁不安的海水不再癫狂,墨西拿海峡恢复久违的平静。

由于失去海妖斯基拉搅动的乱流,海怪卡律布狄斯吞吐海水造成的大漩涡也难以维持下去,失去天然的地利优势,海怪只能引颈待死。

鲁斌没想到自己无心而为的举动,单纯地想要清除墨西拿海峡的障碍,竟然引发如此剧烈的变化,他忍不住哈哈大笑,手持特里同之剑,以及被雷神泰瑞斯的化身,亲手折断一截戟尖的“三叉戟”,冲进卡律布狄斯大漩涡的原址。

这头海怪被神钢锁链囚禁在海底,鲁斌亲眼目睹其形态,暗中将她与海洋女巫克里奥比较。

海怪卡律布狄斯曼妙的人鱼身躯,即使被囚禁在阴暗无光的海底,依旧没有褪色,只是她的头发类似章鱼的触须,又像是戈耳工女妖美杜莎的蛇发,散发出狞恶的灵光。

并不以战斗能力闻名四海的海怪卡律布狄斯,无可奈何地迎接命中注定的死亡,可惜,鲁斌没有让诸神安排的命运如愿。

他亲自挥动特里同之剑,将囚禁海怪卡律布狄斯的神钢锁链一一斩断,囚禁鱼尾、双手、脖子的项圈,由此落在鲁斌的手上。

“人鱼的躯体,源自海王波塞冬的眷族,类似美杜莎的蛇发,只能是大地之母盖亚的血脉。一半是神裔,一半是怪物,典型的嵌合体神孽。我的收藏刚好缺少这一类,‘水晶宫’收纳的海洋女神,都得按照规矩来,以填补空缺为首要条件。”

鲁斌伸手攥住四条神钢锁链,将海怪卡律布狄斯从墨西拿海峡深处,直接拖曳上来。

慑服于杀戮之子的恐怖气息,出身来历都极为不凡的海怪,解除几百年的囚禁,却被鲁斌拖到幽灵船上,等待她的将是持续时间相当漫长的征服。

“项圈人鱼娘,如果不是地位卑微,就是力量过于强大需要控制,才会被强行戴上项圈。”

“卡律布狄斯是海洋侵蚀大地的产物,欲望的沟壑难以填满,无尽吞咽的化身,至少也是挑战难度20级起步的超凡生物。”

“我要征服她!不惜代价!”

北京华博医院李迅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的地理位置
北京华博医院田秦杰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的具体位置
北京华博医院白文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