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雷血战神 第39章 黄雀黄雀

2019-10-12 19:0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血战神 第39章 黄雀黄雀

玉龙山脉西北角,黄光漫卷生机少。

“我道是谁,原来是野云宗可赞禅师,禅师平日里云游方外,不理世事,怎么这回,却被牵动了凡心,搅进了我玉龙山系的纷争之中?”

随着一道禅声的响起,白云寺执法,云济方丈的师弟冥远禅师,缓缓出现在玉龙山脉西北方向的豆子鬼群中。

被称呼为可赞禅师的和尚,收起了他那根泛着金光的禅杖。

在可赞禅师的身畔,倒下了一大片,最少五千数目以上的豆子鬼军。

绝大多数的豆子鬼,都已经、或者正在化作白浆直流的豆子,但也有七八个豆子鬼,没有再化身为豆子,而是脑袋是脑袋,脚是脚地残死在地上,流出体外的也不是豆奖,而是鲜血,这些,便是豆子鬼中的鬼将。

在东玄界,僧人也是分为十阶,其中前六阶依次为:沙弥境、和尚境、行僧境、高僧境、禅师微观境、大禅师异能境。

能够被称为禅师,也就是説可赞与{dǐng+diǎn}冥远,两个都最少是五阶的高手,他们是僧人中的【地行者】。

这样的高手,单靠一些鬼将与豆子鬼,自然是对抗不了的,所以,在可赞禅师的周围,倒下这么五千具豆子鬼尸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怎么来的是你?”可赞禅师望着冥远禅师,居然露出了鄙视的神色,“我想最起码,也应该是云道、云巅、云川这样的,有个云字开头的人来跟我打,居然派你一个云字都不沾边的人来,你也配!”

可赞禅师的话説出口,真是折损了他的禅师称号,但这也没有办法,可赞是长年在外远游的僧人,人在江湖跑,哪有不沾diǎn恶习的?在这一diǎn上,他与冥远这样的正规禅师,可是大有差别。

冥远听着可赞的话,内心里铁定是有些恼怒的,但良好的修养,却是让他强压着心头怒火,还笑眯眯一幅不在乎地道:“可赞禅师,你这可就差了,我……”

“我你个头,看打!”

可赞根本就不等冥远把话説完,手中禅杖朝前一送,便化作一缕金光,朝着冥远一禅杖射出。

冥远没想到可赞这么急躁,居然喊打就打,根本没有一diǎn禅师的形象,所以根本没有防备。

而就是在一眨眼的时间里,那快如时光的禅杖,却已刺向冥远的胸部。

冥远下意识将自己的禅杖朝上一挑,将可赞的禅杖险险挑中。

“哐!”

两柄禅杖相交,发出一声脆鸣。

还不等冥远禅杖收稳,可赞禅师竟然又像一只秃鹫一般,狂扑而下。

这样的打法,完全没有了任何的禅师形象。

“啪!啪!啪!啪!啪!”

可赞禅师以快制敌,冥远禅师仓皇接掌,转瞬之间,彼此掌拳相击,交手了不下十回。

最终可赞禅师以一掌之胜,轰中冥远胸膛,将冥远轰出十丈,吐出一口鲜血。

这下子,冥远也没有刚才那种禅师风范了,他擦擦嘴角鲜血,呸一口道:“我倒以为有多大修为,也才微观境三级而已,难怪云济师兄只遣我来就够了!”

“哈,被打得吐血居然还嘴硬,你应该到阿鼻地狱,尝那割舌之苦——【狱】!”

可赞禅师一声【狱】字出口,佛身之外,突然生出许多黑气,刹那间,黑气炸散而开,只见那被黑气沾染上的豆子鬼军,猛地神情变幻,生出地狱恶鬼之态。

豆子鬼本就属阳魔一类,且心智不全,极易坠入阿鼻狱道。

对于像可赞这样的云游僧来説,魔佛概不分家,身体内有多少佛性,恐怕也就有多少魔性,从他体内往外溅射的【狱】字真言,要改变这些豆子鬼的心性,又有何难?

顿时之间,空间变色,地狱鬼行,一群被魔化的豆子鬼,腾的腾空,爬的爬动,形态各*,全都朝着冥远禅师杀去。

“就你这样的邪魔僧人,居然也能凝出【狱】字真言!”

冥远诧异不已,所谓【狱】字真言,便是要用心念,开启地府之门,他一直都以为,【狱】字真言,必须要有极纯粹的佛力,极高深的佛法才能开启,可赞竟以魔力代替佛力,魔佛相掺显出地府之象,这是他绝不敢想的。

但他身为白云寺正统寺院中出来的僧人,自然也不会被这【狱】字真言所吓到,立马凝聚佛力,全身顿时肌肉贲张,金光漫散。

“轰—轰—轰—……”

冥远无数金刚硬拳,如密集羽矢般,击放至空中,金刚硬拳每打出一计,便震碎一个邪魔,顿时冥远四周,黑沙如雨。

对于僧修者来説,一切外表战力皆为幻影,其比拼的实质其实便是本心

,冥远金刚硬拳能从容震碎地狱邪魔,便是表明其禅心坚定,不可动摇。

冥远的禅心,令可赞也很恼火,像可赞这样的云游僧,难以理解正规寺庙中僧人的守心执念,既然难以理解,他们也就难以破解。

“以指之血,引召邪魔!”

可赞的残忍,已经超越了僧人的极限,只见他居然将手一甩,五指之端竟迸射出五条血线。

以自己的血,引魔力入体,这可赞也算得上是穷凶极恶了。

随着可赞鲜血甩出,他身上的袈裟顿时禅光消散,一丝丝的黑气,竟从那原本黄色的金丝之中漫延而出。

袈裟脱色,墨线纠葛,可赞已入魔道。

只见豆子鬼中本应站在冥远一边的四名鬼将,突然一个恍惚,朝着冥远猛地扑去。

“破!”

冥远金光焕发,一声怒喝,四相金拳,突地狂放而发。

“轰——轰——轰——轰——”

四下爆散,此刻的四个鬼将,再没有化作四股黑沙,而是被冥远这四相金拳击得支离破碎,血肉横飞地散落了一地。

那略带黑丝的血液还在天空中飘浮未散,一只黑魔欲掌,猛地刺穿冥远的胸膛,直抓向他的心窝。

既然你认为你能坚如磐石,那我便用魔道,来问你心境。

【直指本心】!

直指本心,本意为僧修的本质,是摒弃一切幻影杂念,问心于自己。

可在此时,却仍是可由魔道施力于守心者,本心是我,但却可由魔来问,魔佛一念,果真是隔得很近。

“我心未破!”

望着那刺入自己胸膛的黑手,冥远竟是发出一声巨吼,随即将自己的脑袋当千斤重锤,朝着前方一计猛砸。

“轰————”

一声炸响,化为黑魔的可赞被冥远金头撞得飞天而起,空中血溅如泥。

冥远屁股一低,撑坐在地上,他心虽未破,但毕竟被可赞魔掌刺穿了胸膛,虽有五阶僧力,一时间也难以复原,此刻鲜血正从胸口浸润而出,脸上也寡白得没了人色。

就在此时,冥远身后的地底一声炸响,等到冥远转头细看时,他的脖子上,已经多了一串念珠。

“打得好打得妙,没想到冥远师叔,竟还像当年一般执佛之念,坚如磐石!”

从地底炸飞而起的,正是暴力和尚陆元子,所谓螳螂扑蝉,黄雀在后,陆元子开地府之门,藏在这里等了许久,没想真等到了这个机会。

“想当年,师父説偌大白云寺三千僧众,一生未撸者,唯冥远一人而已,那时我根本不信,但今日,我却有些信了,冥远师叔,你实话告诉侄儿,你到底撸过没有啊?”

这第二句,便暴露了陆元子的本性,黄雀啊黄雀,大麻雀啊大麻雀!

“是你……落定已被云济师兄斩杀,你这小荡徒,还敢上白云来吗?”

冥远一出口,便叫陆元子小荡徒,可想而知,落定与陆元子,当年怕是干过不少的荡事,难怪陆元子会亲口对雷动説,他们师徒在白云寺,不那么被人待见!

“拜托,你心如磐石坚守佛念这值得尊敬,但我随心本性自念成佛也有我的道理好,跟你説你也听不懂,懒得説了,先解决掉可赞!”

陆元子説罢,往前踏出几步,观察着可赞的变化。

这可赞,也还真算得上是个人物,在以血召魔,以及受冥远奋力一击的情形下,他居然还能从魔道中回转。

只见此时的他,不再是刚才的袈裟脱色,墨线纠葛,而是墨衣之中,又恢复了一些金线,正是魔佛交界,金黑相织的情形。

“就算是他,也被我直指本心的一击,打得落花流水,你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无名杂僧,有何能耐与我一战?”

可赞吐气一笑,他被冥远奋力一击,此时dǐng多只剩三成力,却仍是不将陆元子放在眼里。

陆元子却也不恼,只自顾自地从纳虚戒中取出落定袈裟,披挂在身上。

“不就是禅师而已嘛,我有法宝加身,保准打得你禅师变残尸!”

“【狱】!”

可赞狰狞着面孔,一声厉喝,再次吐出【狱】字真言。

顿时群魔乱舞,无数鬼影,朝着陆元子扑杀而来。

“袈裟名落定,无量寿佛天!”

陆元子袈裟结扣,绽放出无量佛光,顿时身周百丈内,如打开了天界佛门。

一场佛魔之战,再次响起,而在不经意之地,一个声音正朝着这边慢慢靠近:“我杀!我杀!我杀!我杀!”

兰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青海好的妇科医院
德州整形美容手术
兰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青海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