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圣皇 第七章 打狗

2020-01-17 00:36: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皇 第七章 打狗

[正文]第七章打狗

------------

?“我我会听话的,少爷你不要赶楠儿走好不好,不要不要楠儿”楠儿声音很小很怯弱,小小的身躯在颤抖,害怕,像是一颗风中飘摇的小草。

“你答应我两个条件。”

“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只要少爷不赶楠儿走。”

“第一,以后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去做危险的事情,第二,喝了这碗血芝汤,你做得到吗?”

“做得到,楠儿做得到!”

听到楠儿答应自己,叶辰终于松了口气,小丫头认死理,若是不用这样威胁的方式,日后她怕是还要去后山深处寻找灵药,若是遇到七八级野兽,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不要哭了。”叶辰将楠儿拉到身边,为她擦掉眼泪,柔声道:“以后你不要叫我少爷了,我一直把你当做妹妹看待,叫我辰哥哥吧。”

“不!”楠儿摇头,含泪的大眼中满是固执,“你是我的少爷,永远都是,楠儿不要叫你辰哥哥。”

叶辰苦笑,一个称呼而已,倒像是抢了她心爱的玩具似的,既然楠儿喜欢叫他少爷,他也不勉强。

“好吧,楠儿喜欢叫少爷,就叫少爷吧,不过你这丫头,你后可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叶辰伸手在她精致的鼻尖上点了一下。

楠儿扑哧一声,破涕为笑,撇了撇小嘴,道:“都是你啦,老是惹人家哭,坏少爷。”

“是吗?”叶辰笑笑,看着楠儿的眼睛道:“明天我带你去逛街当做今天惹你哭的补偿好不好?”

“真的?”楠儿一听那双动人的大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在叶家六年多的时间,她几乎没有出去过几次,对于外面的热闹很是向往,而叶辰也是如此,来到这个世界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出去逛过一次。

“当然,我什么时候赖过皮吗?”看到楠儿那期待的眼神,叶辰嘴角泛起一起笑容。

“太好了,终于可以出去逛街了,外面可好玩了,好多有趣的东西呢。”楠儿满脸兴奋,发呆似的幻想了一会,道:“少爷,我去打水伺候你沐浴。”说完转身跑了出去。

看着楠儿消失的背影,叶辰一阵苦笑,这一个月来,每天晚上楠儿都要伺候他沐浴,本来叶辰不愿意,可楠儿那丫头却非要这么做不可,若是叶辰提出不让她伺候,小丫头的眼中立马就有泪水要掉落下来,问叶辰是不是讨厌她了。

“看来得想个办法让楠儿这丫头取消伺候我洗澡的念头了。”叶辰自语。作为自小生活在地球上的他来说,这种被人伺候着沐浴的感觉还真是别扭。让他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虽然楠儿是他的贴身丫头,但男女始终有别,有些时候还是要保持界限才是。

-------

临城在楚地虽是一座小城池,但也算得上繁华热闹。车水马龙,街道上熙来人往,络绎不绝。

“少爷。”楠儿乐得像是一只出笼的小鸟,指向街边一个卖糖人的小贩摊位,道:“那糖人真可爱。”

叶辰笑笑,拉着楠儿走向卖糖人的摊位,听着街边叫卖的小曲,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身在异世大陆,但却有种返古的感觉,这个世界如同地球上华夏的古代一般,建筑物的形貌都大同小异。

“老板,来一个糖人。”叶辰扔出几个铜币,他把糖人递到楠儿面前时,小丫头眼泪汪汪,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叶辰则是感慨,小丫头太容易满足了,价值几个铜板的糖人而已,竟然让她感动到险些掉泪。

叶辰又怎么能明白楠儿的心情,作为丫头,其实是没有一点人权的,在这个世界上,丫头就是奴婢,有几个主子能像叶辰这样将自己的丫头当做亲人看待呢。

叶辰拍了拍楠儿的脑袋,正准备离开,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入耳中。

“哟,这不是我们临城叶家的天才小少爷吗?怎么今天没有躺在床上坐月子,跑出来溜达了。哈哈”

叶辰皱了皱眉,转头望去只见三个穿着下人服饰的家伙正大摇大摆地向着他与楠儿所在的地方走来,一脸的嘲讽与讥笑之色。

这三个人穿的是苟家的下人统一服饰,年纪都在二十岁上下,神色十分嚣张。

“少爷,我们走吧,他们是苟家二少爷身边的下人。”楠儿扯了扯叶辰的衣角,小声说道。

叶辰淡淡地看着即将走到身前的三人,心中冷笑,三个下人而已,竟然如此嚣张,都是因为以往的叶辰太过软弱,否则就算是废体,毕竟也是叶家的少爷,几时轮到这些下人当面讽刺了!

“哟,怎么着,听闻叶少你失踪半年,难道发生了意外变成了哑巴?”其中一苟家的下人大声说道,引来了一群人围观。不一会,周围便被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不是叶家的软弱废体叶辰吗,听说失踪了半年又突然出现在叶家大门口,看来今天又要被苟家的下人欺负了。”

“可不是吗,这叶辰也太软弱了,虽然是废体,不能修炼,但好歹也是叶家的少爷,被苟家的下人欺负竟然不敢反抗,真是给叶家丢人。”

众人议论纷纷,叶辰一字不漏听在耳中,面色平静,并没有表现出愤怒,根据其气势,苟家的几个下人多不过是肉身三段的修为而已,随手就能打发了。

“还真是哑巴了?哈哈!!”那名下人说完大笑了起来,而后与其他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将目光落在楠儿身上,啧啧有声:“废体一是处,身边的丫头还挺可人,要是再过几年长大了,给我们二少爷暖床倒是不错,哈哈哈!!”

叶辰怒了,想不到苟家的几位下人竟然当众说出如此耻的话!不但是在侮辱他和楠儿,还是在赤*裸*裸打叶家的脸!

“耻!”

叶辰正要出手,这时楠儿娇躯一动便冲了上去。

楠儿小小的身躯比的灵活,像是花丛中的一只蝴蝶,连连出手,劲风呼呼。

啪!啪!啪!

接连三道清脆的响声,苟家三人横飞了出去。牙齿合着血水一起喷了出来,周围的人群寂静声,都楞楞地看着叶辰身边的小丫头,谁也想不到一个十来岁的丫头竟然有如此实力。

叶辰也很惊讶,这一个月的时间他一直忙于修炼,以至于根本不知道楠儿平时在干些什么,从楠儿刚才出手的力度来看,已经有着四段的修为了。

“贱婢,你敢打我们?”三人被打懵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脸上火辣辣的痛,一半边脸都肿了起来,说起话来口齿不清,门牙掉了三颗,关不住风。

“弄死这个小贱人!”另一人眼中闪过厉色,翻身而起就要动手,却被同伴拉住,“不可以,我们只能挑衅不能真的动手,否则伤到废体,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怕什么,今天连同叶家的废物一起弄,妈的,二少爷自然会处理此事!”苟家的那名下人不顾同伴的劝告,狰狞地走了过来,一双拳头捏得啪啪声响。

“站住!”楠儿怒喝,挡在叶辰身前,“你们胆敢动少爷一根手指头,我绝不放过你们!”她似乎已经忘记了现在的叶辰早已不是当初的废体了,实力比她可要强得多。

“妈的,你们俩对付那个小贱婢,今天老子非得教训这废体出口恶气不可!”那人几乎失去理智,恶向胆边生,竟然直接冲向叶辰,五指成爪,伸手抓了过去,那动作俨然将叶辰当做了毫反抗之力的废物。

楠儿小小的娇躯气得发抖,这些苟家的下人太可恶了,正要出手,耳边传来叶辰平静的声音:“我来。”

只见身边白影一闪,叶辰已经迈出去几米远,身手矫健,脚步连连移位。

啪!啪!啪!

三记耳光抽得苟家三个下人在原地打转,牙齿像是子般喷了出来,接着,叶辰速出腿。

砰!砰!砰!

三人的身体如稻草般飞了出去,蜷缩着身体哀声痛叫,被叶辰踢中的地方骨头都断了几根。

叶辰迈步走到刚才嚣张的家伙身边,那人再也不复先前的姿态,眼中透着恐惧,一只穿着白色靴子的脚踏在了他的脸上,冷冷的声音响起:“你们不过是苟家的几条狗而已,仗着主人撑腰到处乱咬人,欺负我叶家人吗?”

这时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年分开人群走了进来,“叶少,我苟家下人多有冒犯,你如今也惩罚了,是否也该放开他们了。”

叶辰闻言连头都没有转动,一脚将踩在脚下的苟家下人踢开,冷冷一喝:“滚!今后擦亮你们的狗眼!”

那名青衣少年脸色阴沉,眼中闪过一道冷厉的光,招了招手,几名随从走上前来将受伤的三人抬走。

“叶少真是好运,半年不见实在让苟寅刮目相看,希望叶少将来能继续走好运!”青衣少年苟寅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而后带着随从与三名被叶辰打伤的下人转身离去。

今日十,大家收藏啊啊啊啊

-/\/\~~//

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宿迁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南通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珠海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