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与那村庄的距离中国故事

2019-10-08 02:40: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与那村庄的距离(中国故事)

离家到县城读书,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那时,半年才回家一次。每次放寒假回家,都有同一种感触——走下汽车,向生我养我的村庄遥望,总能想起鲁迅先生那凄清的话:“苍黄的天底下横着几个萧瑟的荒村,哦,这就是我二十余年来时时记起的故乡。”我的童心就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凄凉感,冬日的家乡竟然是如此的荒凉和陈旧。

那时,我期待着这穷乡僻壤的一个变迁,一个让我远离墙壁灰扑扑的色彩和疲惫易怒的父亲的变迁,而内心却带点绝望,因为隐约中,那传说中的“小康”还在科幻当中。少年的心里,暗藏着些许迷茫。

在改革开放令所有人眼前一亮的时代,我的家乡还没有通电。那时,全国没通电的村庄已经为数不多了,而我所生活的地方竟是其中之一。1993年,我返回家乡,从远方瞭望,家乡还是苍黄的天底下那几个萧瑟的荒村,惊喜的是不远的山头上多了几个高大的铁塔。

年末,我迫不及待地赶回家,像孩子一样好奇地凝视着崭新的日光灯,再走出门去观望家乡被红灯笼点缀的除夕夜景,感觉已不再是从前,真是难以言表的感动。只是灯光下破旧的四壁,还缺点新的生气,我心里又暗暗的潜藏着一份期待和一份稚嫩的使命感。

记忆最深的那一次是香港回归后的那个腊月,我已是活跃在象牙塔中的 “高材生”,身心都在古都西安的文化熏陶中,忙碌着上课、读书、参加各色活动及新奇又烦扰的大学生活。那一个寒假归来,抬眼远望,冬风里吹得仍然是苍黄的天,横卧的村落依然是萧瑟的一片,三两座二层小楼零星地点缀在村子两头,显得格外扎眼。蹦蹦车驰过后公路上烟尘冲腾,和屋顶烟筒流出的黑烟遥相呼应,使这一片天空更显得无精打采。

那一次,我终于看清了我那黑白分明的村庄。东头即“黑区”,是“文化先进区”,西头即“白区”,是“经济先进区”。“黑区”和“白区”的父母们都一样,像飞转的车轮一样紧张急促地呼吸着,劳作着。不同的是,“白区”的父母们把钱用在建设家园了,他们让孩子早早辍学回家种田或外出打工,家庭财富便渐渐积累起来,这房子便随之换了面目。“黑区”的父母们为了孩子读书而不惜血汗,尽管孩子们做得未必尽如人意,但父母都用尽了全力,使得这些家庭便没有了可以让房子变白的人力和财力。

如何进入微店
微信里的微店怎么开
微店制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