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道隐于世 第三十二章 一眼定天道!

2019-10-12 17:59: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隐于世 第三十二章 一眼定天道!

自从重生归来,秦林就一直改变着自己,其中有两个因素,首先是因为这十八岁的身体的自动改变,让自己慢慢的恢复那原本的少年心性,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便是自己潜意识和主观意识都希望自己改变。

没有理由,怕的,无非就是自己再走上那一条路罢了。

欣然接受了自己的改变,然而这并不代表秦林是一个好惹的人,如果是普通的修士,招惹了自己,秦林放过了也就放过,毕竟招惹了自己也并不会有什么影响,顶多小施惩戒,这又不是小说,动辄杀人全家累不累啊?

只不过,面前的这个人犯了规矩了,一个从未书写在书本上却让无数人遵守的规矩。

修仙者不得动辄对凡人进行打杀。

这是最基本的,任何人都遵守着,不光是因为杀凡人太多日后渡劫困难,定下这个规矩也是为自己考虑,兴许你哪一天杀了一个人,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是一名渡劫期修士呢……嗯,这种事情修仙界也不是没发生过。

再比如有一件事,一个渡劫期修士心血来潮,突然想去当乞丐,反正鬼知道他为什么要去,反正他就是去了,讨饭的时候不小心把一个金丹修士的衣服给弄脏了,嗯,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秦林表示这个不小心的水分很大。

后来?金丹期的修士当然很生气咯,然后动了手咯,然后就没有后来喽。

大概也就是这样,鬼知道你随手杀得凡人是不是某某强者的亲戚?更有的时候,鬼知道你面前的到底是不是一个凡人。

不过对于这个规矩,面对过勾族的秦林有更加深刻的理解,凡人,是人族的根基所在,他不允许有人善动根基,更何况,噬人而活,为了修为而去吃人,那么……这种人,跟勾族又有什么区别呢?

很简单的道理,吃了人,你就该去死,这是秦林日后领悟的一个道理。

踏入了小洋房里面,普普通通的大厅,左边放着一篮君子兰,郁郁葱葱看似充满生机,但若是仔细的观察,叶子也早已低下了头,显然已经活不成了。

右边挂着一个壁画,画着一个很普通的女人,只是一个装饰品而已。

对秦林来说,这些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若是有一个普通人看到这一幕,必然会生出浓浓的恐惧。

一切的布局都很简单,但看起来……确是像一个灵堂,这是普通人的第一个心理反应,而第二个反应就会觉得很普通,并不像是灵堂,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客厅而已,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如果硬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诡异!

事实也正是如此,若是没有秦林刚才的那一挥手,此间房屋里面还弥漫着快要化为实质的煞气,鬼知道这个金胎真人到底杀了多少人,一个区区的筑基期,竟有如此的煞气,哪怕是在修仙大星球都少见。

不过也是,地球上并不像那些修仙大星球一样遍地都是修仙者,肆意杀戮凡人的危险性比起那里也就小了很多了,一念至此,秦林心里有了几分了然。

“哇……”

秦林耳朵一动,叹了一口气,走过了客厅,看到了一个台阶,在他的道眼里,自然看的到

,在这个楼梯上,这个金胎真人不止一次的将活人拎上去,以至于在这里竟然还有几分煞气没有化去。

没有迟疑多久,秦林便踏足了上去,一步迈出,稀薄的黑雾顿时烟消云散,渐渐的,随着秦林越来越靠近二楼,哭泣声越来越大。

秦林自然知道是什么,也不像普通人一样有着害怕的情绪,更可怕的事情他也经历过,这一些,也不过就是诡异了一点而已。

在秦林彻底踏足二楼的时候,哭泣声微微一顿,似乎发现了什么,突然又是大哭,这个时候,哭泣声之中带着几分惊喜。

秦林走了上去,在一扇门之前驻足了,驻足的同时,这婴孩的哭泣声也停了下来,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可怜人。”

叹了一口气,秦林似乎决定了什么,推开了门。

门后是一幕可怕的场景,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一侧,很清晰的都可以看到,每个人的死法都相同,都如同杀鸡一样被隔开了咽喉,仔细的观察,每个尸体上面色苍白如纸,仿佛就像是没有鲜血一样。

不过可能就是没有鲜血,秦林望了一眼在阵法中间的婴孩,面色诡异,刚才的哭泣声便是他所传来的。

阴年阴月阴时刚出生的人,可不就是刚出生的婴儿吗?

至于这个金胎真人也真是够狠的,为了一个丹药杀了九个阳气旺盛之人,又将两名至亲的鲜血喂养给婴孩,秦林瞥了一眼尸堆中唯一带着绝望的一对老夫妻,叹了一口气,右手一招,轻吟道。

“封天七敕,魂敕。”

在没有人可以看到的背上,在秦林的这一声敕说完的一瞬间,一条条可怕的伤痕瞬间出现,裂开,就仅仅一瞬间便让穿着的校服完全浸染了鲜血。

很显然,只是施了这么一个道术便给秦林造成了比跟金胎真人战斗更大的压力。

然而虽然如此,秦林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痛楚,似乎是早已预料,而在在他的魂敕说完,在两具尸体上出现了两个一脸懵懂的生灵,一脸茫然的环顾四周,直到眼神飘到了那个孩子之后,眼中逐渐恢复了几分理智。

“宝宝乖,别哭别哭。。”

就像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了一样,那个老妇人带着慈爱,看着小孩的脸上带着泪痕,走了过去准备抱起孩子,却发现自己的手直直的穿了过去,手足无措的望着自己的丈夫。

而他的丈夫作为村长,在度过了初期的茫然之后,看了一眼自己地上的尸体,强忍着发疯的欲望,反应了过来,看到秦林一脸淡然的看着自己,也终于明白了什么。

“多谢先生所救,在下……”

“你还有三分钟时间。”

虽然因为反噬而导致背上鲜血淋漓,但秦林的脸上依然只有淡然。

“三分钟?”

这个丈夫一愣,叹了一口气,马上明白了过来秦林说的是什么意思。

看着自己妻子絮絮叨叨的在跟孩子说着一些有的没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仿佛就像是要把这辈子的话都说完一样,丈夫有些伤感,现在,自己的妻子也听到了这个神秘男人所说的话。

丈夫依然站在这,用慈爱的眼神深深的望着自己的孩子,而这个孩子虽然面色诡异,但眼神却充满了纯洁,小胖手望着自己的母亲哭泣的脸,想要为其擦拭,却发现自己的小手不够长,有些气嘟嘟的鼓起了嘴。

“我家宝宝最乖了……”

五十来岁得子,原本就该是老来得子的喜悦却被一个不速之客给破坏了,在自己死的那一瞬间,原本她觉得就算是死都不会放过那个人,然而却发现,看到了自己的孩子,那些仇恨似乎也算不了什么了。

轻轻的吐出话,自小出生在农村的她这句话,语气或许是这辈子最温柔的了吧?

秦林不知道,但是看着灵魂在下一刻消散,秦林觉得应该是吧。

看着自己妻子的灵魂消散,莫名的,丈夫的脸上却没有太多的悲伤,有的只是解脱而已,做了夫妻二十来年,终于有了孩子,却不想到头来自己二人却要死去了。

“恳请先生帮我照顾好犬子。”

跪倒在了地上,说出了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转而也化为点点星光消散不见。

秦林望着两人消散,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或许可以称得上是冷漠吧。

看着地上这个面色诡异的孩子,秦林没有说话,一指点出,原本开始有些愈合的伤口再次大面积的爆开,而这一次,不光是背上,秦林的胸口上都沾染了鲜血。

“道体,还是太弱了。”秦林看着这个孩子旁边放着的一个盒子,打了开来。

眯了眯眼,望着其中还差最后一步的丹药,这便是金胎真人努力了二十年的丹药,而如果他服下去的话,里面的能量足以将他治疗完全,并且可以提升道体的力量。

不过很可惜……

秦林一握拳,连带着盒子都被捏成了齑粉。

“我并不需要。”

“刹那花开。”

随着秦林的话音落下,在这一瞬间,天地仿佛愤怒了,愤怒一个凡人竟然敢使用他的力量,愤怒一个凡人竟然敢于反抗!

他,作为天道,要肃清这些东西!

“滚!”

一道眼神从秦林的眼中射出,直接将一方天道震得不敢有丝毫动作,片刻后,好像是感觉到这股力量有点熟悉,既定的程序短路了一会儿,但又从程序的最深处发现了一个处理方案,片刻后,方案运行,天道消失不见。

似乎……就像是面对同等的存在一样。

这,便是驭道者。

漯河治性病好的医院
威海男科医院
崇左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漯河整形美容
威海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