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轮回之业 第四十章 寒蛟自北来

2019-10-12 20:06: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之业 第四十章 寒蛟自北来

离州,极北冰川,此地位处极寒,终年冰霜覆地,白雪皑皑,少见生灵。

此时,极寒北境外,伫立着一位老僧。这僧人手持银环锡杖、黑金钵盂,僧衣破旧,缝有不少补丁,一脸风霜之色。

“南无阿弥陀佛!寒蛟据北而居,涂炭生灵,为祸一方,贫僧一生苦行,为佛为禅,若能为苍生除了这恶蛟,便将此身尽赴地狱罢!”

苦行僧唱了一诺,一步踏出,消失在漫天冰雪之中。

“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善哉!善哉!”

风雪凛冽,雪花呼啸而下,掩住了僧人的足印,维持着这极北冰原亘古不变的天地一色。

不多时,冰川中突然爆发出惊天绝地的能量波动,片片雪花在空中炸裂湮灭,大地龟裂,冰原中的生灵在哀嚎中炸开化作一团团血雾。蛟龙怒吼声夹带阵阵佛音传遍极北寒境,其间更有冰川崩塌的轰鸣之音,轰鸣震天,经久不绝……

……

云霄殿。

江枫正处于百无聊赖之间,四周时常有弟子经过,见到他时,无不低头斜视,侧身快步走过,毫不掩饰对江枫的忌惮之色,江枫有时看向他们,他们都会身子一颤,连忙躬身问好。

如此,江枫更无奈了……

“我有这么可怕吗?”

这段时间来,江枫从最初等人来挑战,直到最后等到不耐烦,也没人来挑战他。每日除了到济生堂和赵明生聊天以及陪小师妹玩耍外,江枫已经陷入了一种极度无趣的生活状态。不过几岁的孩子,谁能强求他能安安静静地修炼呢?

于是,江枫决定,主动挑战。六堂中的同辈弟子,被他挨个战了个遍。叶鸿飞并没有制止,他的本意出发点是好的,希望弟子们能以江枫为目标,奋发上进,努力修行,以此达到激励弟子的目的。

可是,这些弟子眼睁睁看着自己努力修行得来的成果在江枫手下犹如摧枯拉朽般被击溃,看着自己平时沾沾自喜的自豪进步在江枫那犹如不值一提的蝼蚁之步。他们的心中,感受到的不是激励,而是绝望!

凡是与江枫交手的弟子,没有一个可以在他手里走出十招的,即便没有动用业力,只是单纯的武技较量。

江枫给他们带来的,是找不到修行动力的深沉的绝望。

“无法触及,无论我再怎样努力,连望其项背也做不到。”

当这种无力感在心中扎根滋生,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弟子的内心,就开始扭曲了。

到后来,再无一人肯接受江枫的挑战,包括云霄九子。所幸江枫平时待人还算亲和,与白石、韩丰他们相交甚欢。

韩丰为人风趣,平和近人,爱与人聊天,更喜欢从人生肖属相找话题,几乎逢人就问:“你属什么的?”

至于雷克霖,虽然每次与江枫交谈时都是笑容满面,话语也是谦和有礼,但不知怎的,江枫对这笑容没来由的生恶,这是一种直觉,与理智的判断无关。有同样感受的,还有夏瞳

经过一段时间的往来,江枫发现夏瞳为人豪爽、尚武,对武道修行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且并没有因江枫之前在重阳大比上打败他而心生怨怼,特别是江枫开始主动四处与人约战后,他是唯一一个主动上门发起复仇战的。可惜……两三次之后,夏瞳也选择了避战……

云霄九子中,其余人都比江枫和夏夜殇修炼刻苦,江枫能找闲与他们玩笑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最后,还是只能独自一人回房修炼。

弟子们修行不曾怠功,但他们在进步的同时,江枫也在一点一滴地进步,即便有些不情愿,但每次江枫展露修为,弟子们心中的绝望就会愈加深一分,希望也愈感渺茫。到江枫最近一次展露修为时,他已快臻至神虚境大圆满境界!

……

离州,极北寒境。

雪原上,一只雪狐正在觅食,雪狐皮毛宛如白雪,双目灵动,显示出它并非寻常牲口。突然间,一阵地动山摇,冰陆龟裂,裂痕仿佛伤口般蔓延,裂缝最深处,足有丈宽,深达海渊,不见点滴光明。

异象突生,雪狐身上皮毛炸起,惊悚哀嚎,强迫着自己颤抖的四足奔跑起来,急忙躲入了藏身雪洞中。

雪狐蜷缩着脑袋,紧闭双眼瑟瑟发抖。冰海深处,一股令它感到窒息的恐怖气息从冰缝中传出。这种危险的气息,引动了雪原生灵本能深处最深沉的恐惧,让它们有一种蝼蚁直面天威的渺小感觉,让它们不自觉生起一种臣服的冲动。

这不是错觉,是生灵最基础的本能反应。

“吼!”

一声蛟龙厉啸,自深不见光影的冰海底部传出,霎时间,水天翻卷,激起万丈惊涛,直比万载凝成的冰川。

轰!

一条光影自惊涛中冲出,直奔天际,现出寒蛟千丈蛟龙真身。寒蛟体表覆盖着紧密的龙鳞,每一块都有成人大小,在阳光下闪耀着银白色的光辉。寒蛟头似龙,却无角,四爪各生四趾,但细看之下,在第四趾旁,尚有一处凸起,隐成五趾之势。

“吼!”

又是一声长啸,龙威四溢,海浪击天,生灵退散。方圆万里,再不见动作之物。寒蛟在空中盘旋一阵,扭头钻入冰川洞府之中,化作一个银衣银发的俊美男子。

“千年苦修,终将化龙飞升!”

洞府内甚是宽敞,家具物件一应俱全,简单却不失华贵。洞府深处,有一处冰壁,光滑如镜,四周沿途堆放着数不清的奇珍异宝,散发着绚烂的光彩,甚是炫目。宝物之多,足以勾起任何一个人的贪婪。

冰壁如镜,其内却封有一个苦行老僧,袈裟破旧不堪,身上伤口密布,几处致命伤也早已结节。老僧双手合十,面容淡然归寂,早已失了生机。

寒蛟所化的狂狷邪魅的银发男子,缓步慢行,不知拿起手边的珍宝观摩欣赏,脸上露出迷醉之色。来到冰壁前,寒蛟一见冰中老僧遗骸,顿时火冒三丈。

一月前,他为了修行血洗了离州的一处小镇,几日后,这老僧突然来到冰川,口口声声要替天行道,与他大打出手。

老僧修为不弱,初时的确令未曾防范的寒蛟吃了些暗亏,只可惜老僧还是低估了寒蛟的修为,最后被缓过神来的寒蛟狠辣斩杀,封于冰壁内,但老僧临死前仍舍生竭力,发动禁术,将寒蛟打伤,害得他不得不潜入北海深处,借北海的极寒之气闭关疗伤,直至今日方出。

“本座虽然受伤,但托这老秃驴的福,不仅根基未损,反而修为再进,不日便可化龙飞升,只是这‘化龙劫’也是再无可拖延了……”

寒蛟踱步低吟,愁声道:“本座苦修千年,不知吞食了多少凡人、修士、妖兽、异灵,才达到今日之境界,但也致如今罪业难净。这化龙劫,必定凶险倍增,若是渡劫失败,反被劫灭,岂非白白浪费本座千年来吞食生灵之功?”

“若是能寻得一件护身至宝,护我无恙,或可助我成功渡劫,只是……何处去寻?”寒蛟愁眉不展,他千年收藏的宝藏中根本没有这种级别的宝物。

忽地瞥见壁中老僧,寒蛟略有所思:“若说护身至宝,以佛门焚香谷的最佳,当为首选,只是佛门水深,恐有去无回……”

“修真世家虽也有传承至宝存在,但多有血脉限制,我即便夺得,恐也难以使用!”

寒蛟一个又一个地排除不可能的选项,忽然灵光一闪,忆起什么:“七年前,九州曾传闻云霄殿殿主叶鸿飞之徒江枫,曾偶得一佛门护身舍利,佩戴在身,不知是真是假……此事最后虽平息下来,也有正式的说法,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云霄殿老一辈人物已失踪多年,当代殿主年纪尚轻,至多不过‘真我境’修为,不足为虑,值得一探。”

“渡劫日近,时日无多,当可一赌!不过云霄殿贵为长生古仙宗,同样深不可测,我若以妖身前往,必被识破,或可以计诈之!”

寒蛟掐指一算,目光一凝,在洞府中一转身现出千丈蛟龙真身,口中低吼浅吟,蛟目紧盯冰壁中老僧尸身。

寒蛟额前突然银光一闪,神魂飞出,化作一条尺许长的小蛟龙,仿佛游龙入水一般,轻易穿过冰壁,钻入老僧肉身的眉心中。

嘭!

冰壁发出一阵咔嚓异响,突然炸裂,冰屑四散飞舞,在钻入冰洞的柔和的阳光下,光华流转,洞中景象,霎时宛若仙境。

冰尘之中,早已圆寂的老僧睫毛一阵颤动,身上的伤痕瞬间消弭,肌肤宛如新生,在光辉中再次睁开了双目,射出两道刺骨的寒芒!

“老僧”抬手一招,断成两截的锡杖再次复原,回到手中,金钵凌空一旋,射出一道金色光柱,笼罩住寒蛟之躯。只见寒蛟真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最终竟化作一条小蛇一般,蜷缩在金钵内,落回“老僧”手中。

“老僧”邪异一笑,高声颂道:“阿弥陀佛!贫僧‘德智’!”

中山治疗龟头炎医院
黄山治疗男科方法
上海男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治疗男科方法
黄山治疗男科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