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9岁男童寝室内被红领巾勒死警方排除他杀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12:27: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9岁男童因父母吵架连续两次遭抛弃 称仇恨父亲

从7月开始,父母离婚以后随着妈妈生活的9岁男孩乐乐(化名),由于妈妈没有时间照顾他,进入一所私立寄宿制学校读书,小小年纪的他开始面对没有父母关爱的生活。

此前,由于父母的战争,乐乐被抛弃街头,在合肥市的某救助站度过了他人生中灰暗的几天。

遭遇两次被抛弃

乐乐的母亲陈明(化名)是安徽宿州泗县人,父亲胡刚是合肥人,在乐乐1岁多的时候,父母离了婚,从此乐乐跟随母亲生活。“只有在孩子两周岁的时候,我妈妈生病照顾不过来,孩子随着父亲生活了一年。”陈明说,这期间,孩子父亲也曾表示要回孩子的抚养权,但陈明并未答应。

在两人的离婚协议中,曾有对父亲给予孩子抚养费的约定。陈明表示,刚离婚的头两年前夫支付过抚养费,尔后,就没再给过。陈明几次讨要,都找不到人。她也曾提出过要求,希望儿子上学的时候能够跟着父亲,在合肥市接受更好的教育,也遭到谢绝。

矛盾激化后,乐乐遭遇了抛弃。曾有媒体报道,乐乐4次被抛弃,并被送进救助站。

对于乐乐被抛弃的经历,陈明其实不否认,但她表示,之前媒体报道有所夸大,“其实是两次”。

第一次抛弃发生在去年春节前,那一次起因是陈明去合肥再次讨要抚养费。

“我听说他要回合肥过春节,就找了过去,可是孩子的大伯说他不在,我一生气就把孩子放在了大伯家。”陈明说,她本来想用这类方式让孩子的父亲现身,但接下来产生的事让她有些意想不到。

据陈明描写,乐乐的大伯将乐乐带了出去,扔在小区里,是小区的居民把哭喊着的乐乐送到了派出所,派出所把乐乐送回大伯家没多久,乐乐被再次抛弃,并被派出所送到了当地救助站。

当接到救助站的时,陈明已回到了泗县。第二天,她把孩子从救助站接了出来。

第二次遗弃产生在今年7月。那一次依然是陈明带着乐乐上门讨要生活费,在一番争吵和打骂后,陈明和乐乐住进了乐乐爸爸在招待所开的房间里。

第二天,依然有怒气的两个人继续争吵,并一直吵到了法院,把乐乐一个人留在了招待所。在吵闹未果以后,陈明赌气离开合肥,按照她的说法,“他爸爸总不至于把孩子扔了吧。”

但遗弃还是产生了。

陈明走后,乐乐爸爸也离开了法院,但他却并未到招待所去接孩子,乐乐被再次送到了救助站。

接到救助站的,陈明并没有立刻去接孩子,而是打给乐乐爸爸。

“我让他把孩子接出来,他不去,还说‘小孩的抚养权在你手上,小孩的死活与我无关’。”陈明说,她自己也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及时到救助站接回乐乐,但她强调自己并不是不想去。

安徽省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公益律师姚炜耀了解的情况并不像陈明描述的那样。一直专注于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姚炜耀知道了乐乐的事情,打算对乐乐母子进行免费的法律援助。

“我跟派出所和救助站了解过,当时孩子母亲是明确谢绝接孩子的,而且还说了‘谁爱养谁养’之类的话。”姚炜耀说。

孩子的感受被疏忽

在媒体的报导中,乐乐含泪望着窗外,等待妈妈来接他的画面让很多人觉得心疼。

陈明也知道自己和孩子爸爸的事情影响了孩子。“现在孩子只要1听说我要出去打工就会哭,畏惧我一走就不再回来了。”陈明说。

事实上,在与丈夫的争吵中,陈明与孩子爸爸两人都疏忽了在一旁的孩子。

7月陈明上门找孩子爸爸时,曾发生过剧烈的争吵,乐乐亲眼看见爸爸和妈妈扭打在一起,“孩子吓得哭喊救命,跑下楼去报警。”

在第一次到救助站接孩子时,陈明老远就看到孩子趴在窗户上哭着喊妈妈,那一刻,她也觉得儿子很可怜。

更多的时候,陈女士觉得儿子还小,天真活泼,有什么事,转眼就忘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但经历过那么多,乐乐的表现有时候却并不是天真活泼的孩子该有的。

在之前媒体的报道中,乐乐告诉别人,妈妈找了男朋友,爸爸也找了女朋友,他一直觉得妈妈挣了钱就可以接自己回去。

乐乐也给陈明描写过自己在救助站的日子,“他说他看不进去书,也睡不着,好像1闭眼睛就能看到妈妈和奶奶,然后眼泪就下来了。”

在见到乐乐的时候,姚炜耀明显感觉到孩子的恐惧,“非常胆小,看见妈妈后想办法讨好,害怕妈妈再遗弃他。”

姚炜耀也悄悄问过乐乐,到底是想跟着爸爸,还是跟着妈妈,孩子的回答让他有些惊讶,“他说想跟爸爸生活,由于他觉得妈妈不容易。”在姚炜耀看来,孩子的表现早已经超出了他这个年龄该有的成熟和懂事,父母之间的关系是绕不开的一个影响因素。

在经历了两次被遗弃以后,乐乐的心里已经有了痛恨的种子。有时候他会说恨爸爸,也会像个小大人似地跟妈妈说:“我看到他(爸爸)打你了,等我长大了再说。”

青年人晚上多尿是怎么回事
引起前列腺炎原因
空腹血糖正常值范围
小孩脾虚吃什么药
双鲸维生素D滴剂液体的
分享到: